大发彩票APP

當前位置:首頁 - 新闻中心 - 疾控动态

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2019年5月23日例行新聞發布會文字實錄

发布时间:2019-05-24 14:58:49  来源:健康报网  浏览次数:

時 間:2019年5月23日

  地 點:委機關2號樓新聞發布廳

  主持人:宋樹立 國家衛生健康委新聞發言人、宣傳司司長

  嘉 賓:王雲亭 西藏自治區衛生健康委黨組書記、副主任

      吳文銘 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黨委副書記、院長(北京協和醫院副院長)

      張 前 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心血管內科主任(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援藏專家)

  宋樹立:

  各位记者朋友,大家上午好。这场发布会是国家卫生健康委今年的第12场新闻发布会,今天发布会还是按照今年的发布会主线“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进行。

  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上一周,國家衛生健康委宣傳司組織了媒體調研團,到西藏自治區調研醫療衛生事業進展。我們深切地感受到,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西藏的醫療衛生事業有了非常大的變化,和內地、全國同步發展,各族人民的健康權益得到了有效的保障。特別是中央決定開展組團式援藏以來,我們內地很多的醫療衛生機構、醫療衛生人員到了西藏各級醫療衛生機構進行組團式的幫扶。醫療服務和婦幼保健、藏醫藏藥、疾病防控等服務體系不斷完善,輸血加造血的方式大大促進了西藏的健康事業,提高了群衆的健康水平。上周我們是走下去,今天很高興地請來了西藏自治區衛生健康委黨組書記、副主任王雲亭同志,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黨委副書記、院長吳文銘同志,他也是北京協和醫院副院長,從北京協和醫院副院長崗位走到了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黨委副書記、院長這一新的崗位上,還有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心血管內科主任張前同志,他是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援藏專家。

  今天,把嘉賓請上來,主要是向大家介紹我們如何圍繞著西藏自治區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建設以及提高醫療衛生服務和水平開展的工作情況,以及這些工作取得的進展。通過“走下去”“請上來”全景式的反映今天西藏的醫療衛生事業。下面,我們就首先請王雲亭書記向大家介紹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工作開展以來全區衛生健康工作的進展成效。

  王雲亭:

  新聞界的朋友們,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上午好!感謝大家對西藏衛生事業的關心、支持和幫助。

  習近平總書記始終心系西藏、情系西藏,提出了治國必治邊、治邊先穩藏等一系列重要論述,作出了加強民族團結、建設美麗西藏的重要指示,親自主持召開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確定了依法治藏、富民興藏、長期建藏、凝聚人心、夯實基礎的重要原則,制定了一系列惠及全區各族幹部群衆的特殊優惠政策,推動西藏各項事業取得了新的成就。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是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西藏衛生健康事業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在全國人民的鼎力支持下,闊步前行,快速發展。西藏各族人民從健康水平大幅提升、看病就醫更加便捷舒心的巨大變化中,真切感受到習近平總書記和黨中央的親切關懷,感受到社會主義制度的無比優越性,打心眼裏感謝中國共産黨,感謝偉大祖國,感謝新時代。

  當前,全區衛生健康服務體系全面建立,覆蓋區、市、縣、鄉、村五級的城鄉醫療服務網絡構建形成,基本醫療、疾病預防控制、婦幼保健、急救和巡回診療體系不斷完善,全區醫療衛生機構達到1548個,床位16787張,衛生人員24018人。每千人口床位數4.88張(全國2017年5.72張)、衛生技術人員5.54人(全國2017年6.47人)、執業(助理)醫師2.41人(全國2017年2.44人)。以免費醫療爲基礎的農牧區醫療制度建立完善,建立了政府主導,個人自願參加,政府、集體和個人多方籌資,家庭賬戶、大病統籌和醫療救助相結合的的農牧區醫療制度,形成了以農牧區醫療制度爲根本,農牧民大病保險爲補充,醫療救助相結合的多層次醫療保障體系,農牧區醫療制度政策覆蓋率、參保率均達100%。衛生健康運行新機制加快形成,自治區黨委、政府召開全區衛生健康大會並印發了《關于推進健康西藏建設的意見》和《健康西藏2030規劃綱要》,深化醫改紮實推進,衛生健康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加快推進。黨的建設全面加強,始終發揮衛生健康系統各級黨組織的領導作用,把方向、管大局、作決策、促改革、保落實。深入開展反分裂鬥爭,始終做到旗幟鮮明、立場堅定。我區人均預期壽命由和平解放初期的35.5歲提高至70.6歲,孕産婦死亡率從5000/10萬下降到56.52/10萬,嬰兒死亡率從430‰下降到11.59‰,提前完成2020年預期目標。

  一、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提出“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開創了衛生健康援藏新模式,助推醫療服務水平取得短短三四年跨越幾十年的曆史性成就。2015年6月,中央組織部、國家衛生健康委、人社部、教育部等部委啓動實施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工作,由國家衛生健康委和北京、上海、安徽、廣東、重慶、遼甯、陝西7個對口支援省市指派醫院,成批次組團選派醫療骨幹,支持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和七個地(市)人民醫院專科建設和醫療人才隊伍建設。根據“組團”特點和對口幫扶關系,確定北京協和醫院等8家醫院(單位)作爲牽頭單位,選定65家“三甲”醫院作爲包科醫院,以“一對一”、以院包科形式承擔人才幫帶、專科建設等工作。

  4年來,各支援醫院選派了4批659名醫療專家進藏,幫帶588個醫療團隊、1446名本地醫務人員,各受援醫院選派了1147名年輕骨幹到支援醫院跟師學習,打造一支永遠不走的醫療隊。“打包移植”先進經驗和技術成果847項,填補刷新區域內醫療技術空白1014項,338種“大病”不出自治區、1990種“中病”不出地市就能治療。拉薩市、日喀則市、山南市、林芝市、昌都市、那曲市人民醫院創建“三甲”醫院,徹底結束了西藏沒有地市級“三甲”醫院的曆史,世界屋脊之屋脊的阿裏地區也建成了首家“三乙”綜合醫院——阿裏地區人民醫院。

  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实现了从“单兵突击”转向“集团作战”, “输血”为主转为“造血”为主, “骑车带人”转为“教人骑车”和“自己骑车”,贯彻 “合理、可实现、可持续、可评价”的新理念,全方位、大幅度地提升了我区医疗服务能力和管理水平,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满意感不断增强。实践证明,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取得的成效是深层次、历史性的,破解了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体制机制问题,取得了原来想也不敢想的进步,对加快健康西藏建设发挥了重要推动作用,已经成为一项民心工程、民生工程和民族团结工程。

  二、以包蟲病等地方病綜合防治爲突破,構建重大疾病防治體系,全面助力脫貧攻堅。包蟲病是我區發病率高、對經濟社會和身體健康危害大的重點地方病。流行病學調查顯示,西藏包蟲病發病率高達1.66%,74個縣(區)均有流行,是我國包蟲病分布區域最廣的省區,給患者及家庭造成嚴重的健康危害和沈重的經濟負擔,成爲健康扶貧“最難啃的硬骨頭”。2017年,自治區黨委、政府作出“決不把包蟲病帶入2020年小康社會”的鄭重承諾,建立黨委領導、政府主導、部門聯動、全社會共同參與的包蟲病綜合防治工作機制,一場轟轟烈烈的全民殲滅包蟲病的戰爭在西藏迅速展開。

  爲了盡快查找患者,贏得治療時間,自治區把包蟲病篩查作爲首要任務,統籌調動3000余名區內醫務人員、動員近500名援藏專家,組成800多個篩查組,開展全人群篩查。爲了加快進度,篩查醫生刻意減少飲水量與次數,有的醫生一直站著操作儀器,以節省時間;有的援藏專家高原反應嚴重,但仍堅持邊吸氧邊篩查;偏遠地區的醫務人員騎著摩托車甚至步行背負儀器設備,走村入戶開展篩查。江蘇省常熟市疾控中心援藏醫生黃轶花同志,因勞累過度倒在工作崗位上,獻出了年輕寶貴的生命。通過共同努力,僅11個月時間就完成了全區300多萬人口的全人群篩查。

  確定區內13家定點醫院,預留床位150張,醫療費用由政府財政實行兜底保障,“無預約、無等候、零支付”地開展救治工作,目前已經累計開展手術治療5000多例,符合藥物治療標准的患者統一免費發放藥物,實現應治盡治。同時,開展形式多樣的宣傳教育,群衆包蟲病防治知識知曉率顯著提升,衛生習慣逐步養成。

  在總結包蟲病綜合防治經驗的基礎上,針對我區重大疾病防控任務仍然異常嚴峻的現實問題,我們采取針對性、區別化的綜合防治策略,建立我區重大疾病綜合防治新模式。一是政府集中解決大病:主要針對包蟲病等發病率高、對經濟社會和身體健康危害大的疾病,采取黨委領導、政府負責、部門合作、全社會參與的綜合手段,統一組織開展篩查救治。二是醫療機構治好重病:主要針對腦出血等隨時危及生命的疾病,利用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三級醫院對口幫扶等途徑,提升醫療急救能力,及時進行救治,最大程度保障患者生命安全。三是基層服務管住慢病:深入開展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對高血壓、糖尿病等慢性病進行健康管理,做到血壓有人量、血糖有人測、指標有人看。四是疾控部門切斷傳染病:發揮疾病預防控制部門作用,對鼠疫等傳染病實施綜合防控措施,嚴防嚴控、聯防聯控、群防群控。

  西藏是“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中唯一一个省级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在健康扶贫工作中,我们以包虫病、结核病等重点疾病综合防治为切入点,盯紧健康扶贫重点,推进 “三个一批”行动,采取基层巡回诊疗等措施。全区“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人口从63394人下降到12309人。

  三、西藏客观条件特殊但深化医改没有任何特殊性,坚持推动我区深化医改改革从“迈方步”转向“急行军”。 改革是推动事业发展的强大动力,西藏卫生健康事业正是在改革中成长、发展的。当前,西藏卫生健康服务体系已经全面建立,卫生人才队伍不断壮大,资金投入保障力度不断加强。提高卫生健康服务能力、增强卫生健康服务供给的主要影响因素是内部运行机制和效率,关键是要充分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主动性。我们坚持向改革要动力、向改革要活力,把深化医改作为事业发展的重大契机,统筹推进医疗、医保、医药等各项改革,做到能宽则宽、能优则优、能保则保,确保越改越好、越改越符合实际、越改越对干部群众有利。一是坚持“带土移植”与“内生活力”并进。一方面,通过卫生健康援藏,“原汁原味”地复制引进先进管理制度和服务流程,“消化吸收”先进经验和技术成果。另一方面,深化放管服改革,推进“简政放权”,激发内部动力。二是落实投入责任与转换内部机制并举。在确保各级政府对基本建设、设备装备等投入的同时,推进现代医院管理、药品供应保障、卫生健康综合监管等制度建设,提高运行效率。三是建立分级诊疗体系与促进资源下沉并重。针对西藏实际和群众健康需求,自治区提出了“大病不出自治区、中病不出地市、小病不出县区”的目标。我们推动制定分级病种清单,定期调整补充病种目录。同时,组织开展城乡对口帮扶,促进医疗资源下沉。2017年度全国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效果评价考核工作中,我区位列第18名。拉萨市、日喀则市分别被确定为2016、2017年度落实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政策真抓实干成效明显地方。

  四、得益于新發展理念的指引,曆史悠久的藏醫藥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藏醫藥是起源和根植于西藏優秀傳統文化的特色醫藥,是重要的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産,是中華民族傳統醫藥學和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的親切關懷下,藏醫藥事業迎來了蓬勃發展的春天。目前,全區公立藏醫醫療機構達到50所,民營藏醫醫療機構163所,藏醫藥技術人員3763人,病床2412張,89%鄉(鎮)衛生院和38%的村衛生室都能夠提供藏醫藥服務,藏醫藥服務體系基本建立。《四部醫典》入選《世界記憶亞太地區名錄》,“藏醫藥浴法”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作名錄。

  當前,全區衛生健康系統正以嶄新的姿態,昂揚的鬥志,奮發的精神紮實工作,努力開創衛生健康事業發展新局面。加快健康西藏建設,既離不開我們的自力更生、艱苦奮鬥,也離不開全國人民的大力支持、無私援助。在此,希望廣大媒體朋友和社會各界友人,一如既往關心支持西藏衛生健康事業發展。

  祝大家身體健康、工作順利,紮西德勒!

  宋樹立:

  剛才從雲亭書記的介紹中,我們真切地感受到西藏民情的純樸,以及我們援藏幹部缺氧不缺精神的工作狀態。雲亭書記介紹的每一句話裏都包含著艱苦卓絕的工作,流汗流血甚至付出了生命。上周記者團在西藏的時候,紛紛表示沒有想到援藏幹部、援藏醫療衛生人員所做的工作取得了這麽大的進展,也深深的被他們的精神感染。

  下面,進入提問環節,台上嘉賓願意回答大家的有關問題。按照慣例,我們還是舉手示意,同時通報一下您代表的媒體。

  新華社記者:

  我想問王書記,您剛才提到了西藏自治區城市醫院對口幫扶高海拔邊遠地區鄉鎮衛生院,能否具體介紹一下這方面的工作是怎麽開展的?內地醫院又是如何對自治區開展對口支援工作的?謝謝。

  王雲亭:

  我們醫療人才組團援藏重點提升了自治區和地市級醫院的水平,2015年,醫療人才組團援藏把“1+7”,就是這些地市醫院進行對口幫扶,已經結上了對子。但是縣級醫院和鄉鎮衛生院的水平仍然需要進行幫扶,2016年2月份,原國家衛生計生委、國務院扶貧辦,還有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和中央軍委政治部、後勤保障部聯合針對貧困地區啓動內地三甲醫院對口支援這些貧困地區的縣醫院工作中,把西藏自治區74個縣區的85家醫院結對幫扶出來。這種模式也采用了醫療人才組團援藏的模式,每家醫院派出專業互補的5人團隊,重點解決“四個一”,一是解決一項醫療急需,突破一個薄弱環節,帶出一支技術隊伍,新增一個服務項目。同時幫助建立一套完善管理制度和規範的工作流程。因此,通過近兩年內地三甲醫院對口幫扶西藏的縣醫院,整個縣醫院的水平得到很大的提升,將近2000多種病在地市就能診治,一些常見病、多發病不出縣區就能治療。這樣的話,縣醫院和市醫院分級診療流程就對接好了,按照“1774”工程實施計劃,“1+7”是醫療人才組團援藏的8家醫院,在全國的支援下,把內地三級醫院優質資源引入西藏縣級,結合“1+7”醫院優質資源下沈基層,這樣形成一個網絡,縣醫院和市醫院就可以建立一種雙向轉診、分級治療的模式。

  但是西藏地域比較廣闊,尤其是在阿裏、那曲4500米以上高海拔的鄉鎮醫生院也是老百姓看病就醫比較困難的地方,醫務人員短缺、醫療技術相對比較薄弱,西藏地市級醫療資源相對比較豐富,我們就提出能不能依托區內地市以上三級醫院自己解決高海拔邊遠地區、鄉鎮衛生院存在的困難,也采用醫療人才組團式的模式,派出3個人到那裏幫著看病,同時培訓當地的醫生。從2017年開始先在15個鄉鎮高海拔的都是4500米以上的,有些還是邊境地區,通過組團式帶教,真正把鄉鎮衛生院的醫療水平提升起來,已經幫扶了15家鄉鎮衛生院,今年初我們又拓展到31家鄉鎮衛生院,真正的把鄉鎮衛生院尤其是高海拔地方的鄉鎮衛生院的水平提升起來,解決老百姓就近看病就醫的難題。通過這些對口支援援助方式,把西藏整個機構醫療管理能力和醫療服務水平逐步提升,這樣的話,再通過幾年,我們從縣鄉到地市,再到自治區,三級醫療網絡基本可以建成,同時再通過一些遠程醫療、其他的幫扶手段,真正的把它連起來,這樣就成爲一體了。只有“1+1+1”大于3大于4的效果,才能真正把西藏的醫療資源充分利用起來,擴大它的服務能力,真正保證群衆的健康。

  因爲地市醫院和自治區醫院就是我們說的“1+7”醫院,這8家醫院重點解決了比較疑難一點的疾病,尤其重症的救治,是西藏醫療衛生的主力。縣醫院通過內地的85家三級醫院對口幫扶,主要解決常見病、多發病的治療,重點按照我們國家衛生健康委制定的臨床路徑,培養他們對常見病、多發病的規範診療,可以不斷優化診療流程和規範醫療行爲,把這些常見病、多發病管住。基層的鄉鎮衛生院,我們先從高海拔做起來,鄉鎮衛生院的對口幫扶是我們自治區組織區內優質資源進行對鄉鎮醫院的幫扶。今年6月份還要再開展巡回醫療,因爲西藏也有媒體同志去過,也有沒有去過的,西藏醫療資源比較缺乏重點在基層,醫務人員的人數不足,比如鄉鎮衛生院的編制10個人,大部分是5個人,縣醫院有50個編制,基本二三十個人在崗,缺員率達到40%到50%左右。

  另一方面,工作量不飽和,到鄉鎮醫院看看每天就是三五個病人,縣醫院每天二十多個病人,從另外一個方面來看就是不飽和,不飽和不是因爲老百姓沒有健康需求,是因爲西藏的縣、鄉這些醫院和內地醫院不一樣,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內容不光是看病,是六位一體,還要做建檔立卡、健康宣教等等,承擔公共衛生的工作。我們從今年6月份開始,要形成巡回醫療,把縣醫院、鄉鎮衛生院的醫務人員和村醫聯合起來,專門配車每天到百姓身邊去,既看病又做健康宣教,還做一些公共衛生的事,這樣就解決了醫療資源不足、服務能力不足和老百姓有病沒有人管的局面。所以說,西藏通過這些模式,有些適合西藏自身的情況,有些國家從更高層面給我們支援支持,進一步通過這些方式來解決西藏老百姓看病就醫的問題。

  解放日報記者:

  請問王書記,關于上海援藏的問題,我們知道兩周前,日喀則市醫院當地的醫生首次獨自完成了一例腹腔鏡下手術。王書記,您怎麽看待上海同行們對日喀則當地醫療衛生體系的帶動作用?謝謝。

  王雲亭:

  像你剛才提出的問題,在這四年醫療人才組團援藏中非常多見,日喀則是由上海市衛生健康委牽頭組織十幾家三甲醫院優質資源對口幫扶。日喀則是西藏人口最多的地市,也是自治區區域醫療規劃的西藏西部醫療副中心,建好這個中心不僅可以解決日喀則轄區群衆醫療服務需求,還能輻射覆蓋到阿裏、那曲兩個地市,具有重大的健康服務效應。這位記者同志提出的例子是在四年組團援藏工作中不斷出現的常態,比如剛才說到的腹腔鏡下的手術,包括紅細胞單采技術、心腦血管造影介入治療、血透技術等,這些技術不但符合當地病種需求,他們也在開展新技術同時做了完善制度、規範流程、幫帶本地醫務人員和開展科研教學等大量工作。在這樣的努力下,日喀則市醫院由原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局部醫療中心,通過四年來的援助,他們現在建立了院士工作站,開展了很多新的技術,有些疑難技術,包括三、四類的手術都是和三甲醫院相匹配的,所以這四年的變化應該說還是很大的。加上上海市對日喀則市的幫助也很大,不光從醫療技術,從整個醫院的管理上也把日喀則市打造成了全自治區在同級醫院裏,在醫院的管理、整個流程、院容院貌上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尤其搬到新院區以後,一所現代化醫院在藏西矗立起來了,解決了當地很多老百姓的就醫問題。所以,在這8家醫院裏,日喀則在上海的支援下進步還是很大的,他們不光是做當地適宜的技術,同時結合高原病特色的一些技術,他們也在不斷的探索,包括原來日喀則不能開展的一些心髒手術,現在他們能做介入了,馬上還會引入搭橋技術,同時還要開展血液病的治療,陳賽娟院士也在那裏建立了院士工作站,還有一個糖尿病領域的院士也在那兒建立了工作站。這樣的話,我相信再通過一輪醫療人才組團援藏工作,日喀則的醫療水平就會得到更大的提升,和上海三級醫院同質化的距離就會不斷拉近。

  健康報記者:

  我有一個請問吳院長,您既是自治區人民醫院的院長,又是北京協和醫院的副院長,我想問一下,北京協和醫院對西藏開展對口支援的過程當中都做了哪些工作?援藏專家到了西藏以後他們的工作狀態、生活狀態是怎麽樣的?

  吳文銘:

  感謝你的提問。和剛才王雲亭書記介紹的一樣,我們從2015年開始由中央組織部、國家衛生健康委、人社部等多個部委聯合推動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開始實施,因爲我是從第三批、第四批的領隊,從我個人的感受來說,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是對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治邊穩藏包括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精神的一個具體體現,也是對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衛生健康大會上講話精神的一個具體實施。

  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實施四年,實際上從我個人來說,我不只是代表北京協和醫院,我的原職是北京協和醫院副院長,但援藏工作是由協和醫院牽頭,北大醫院、北大人民醫院和北醫三院四家醫院連在一起的,我們叫醫療國家隊。我是作爲第三批、第四批的領隊這麽一個身份到西藏去的。從支援方的角度來說,我們醫療隊還是帶著國家的意志、帶著黨中央的關心關懷到了西藏。我印象很清楚,去年6月份的時候,克強總理到了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視察,對我們醫療隊提出一些希望,他說:“你們在這兒不只是做醫生,更要做園丁。”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殷切的期望。上次中央組織部部長陳希同志到西藏調研的時候,去推動組團式援藏工作的時候也提出來,要我們醫療隊到這兒做三件事,第一個是提升理念,第二個是推進規範,第三件事是提高技術,我覺得這是中央給我們下達的政治任務。雖然我是北京協和醫院派出的,但是我們整個醫療隊,包括協和、北大三家醫院,包括北大醫學部,我們是一支隊伍。我們到了西藏以後做了非常多的實際性工作,張前教授是北大人民醫院心內科的專家,我們做了很多醫療工作,爲當地的老百姓看病、解決實際困難、爲他們開刀做手術,我們還建立了很多像會診中心這樣一些具體措施。同時,我們還進行了很多的傳幫帶工作,包括請內地的專家到西藏,我們用西藏自治區爲我們專門建立的人才基金,請來自北大、協和這樣的國內頂級專家,去傳經授課。這在過去是很難想象的,也很難辦到的。我們把這條線穿起來,請這些專家到西藏傳經送寶,包括我們建立了師帶徒,把當地的專家和北京頂級的專家進行結對子,把他們送到北京的協和、北大去進行培養。我想這是我們做的一些非常具體的工作。

  實際上組團援藏也改變了過去的模式,剛才宋司長介紹的,醫療援藏持續幾十年,現在組團式援藏和過去的區別是什麽呢?我們現在從“輸血”到“造血”,既是醫生又是園丁,過去是零星的選派,比如這個專業是跨度很大的,今年來的和明年來的不太一樣,現在我們組團式援藏,也叫組團布局。像協和,我們是負責9個平台科室的建設,包括檢驗科、病理科、藥劑科、手術室、麻醉科這樣的平台科室。北大派了21個科室專家,涵蓋了幾乎全部的臨床科室,我們把這種模式叫以院包科,也就是一家醫院來具體管一個專業、一個科,這種模式可以看到,它顯現出了更大的幫扶優勢。另外,從硬件投入來說,比如協和醫院專門撥款500萬給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建遠程醫療會診中心,現在從西藏的患者和北京的頂級專家之間可以無縫對接,隨時對一些罕見的病例進行會診。包括現在的信息化,國家提出“互聯網+”的模式,從北京來說在西藏也有應用,比如病理切片,如果在西藏一個診斷不清楚的切片,通過數字化的模式發到北京,非常快的就可以請到北京的專家進行診斷,發回到西藏,極大地縮短了以往患者的診斷時間。

  另外,您提到了援藏專家的在西藏的工作生活情況,四年來,從2015年到現在協和牽頭,北大三家醫院一共派出了120多名醫務人員、醫學專家對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進行具體的幫扶任務。在這個過程中,像西藏自治區黨委組織部,對我們的專家應該說是高看一眼、厚愛三分,甚至比我們其他來西藏援藏的同志還要重視,因爲這些專家到西藏不容易,開展醫療服務的過程中遇到了和內地不一樣的困難。所以,西藏自治區黨委組織部很重視。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比如在人才基金的申請,包括在組織部的食堂給援藏專家建立食堂的專櫃,確實體現出了對我們援藏專家的厚愛。另外,像西藏自治區衛生健康委也是這樣,多次組織我們專家到基層去調研,讓我們這些北京的頂級專家了解西藏的基層醫療衛生服務的現狀,也給大家增強這方面的教育。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的房子很緊張,但是在自治區衛生健康委領導的關心下,醫院騰出了很多的周轉房給我們,保證每個專家一人一套單元房,裏面家具、生活用品都配齊,所有的專家每批交接的時候都是拎包入住,解決了我們醫務人員到西藏工作的後顧之憂。我想主要就是這些情況。謝謝。

  封面新聞記者:

  請問吳院長,從受援方角度來說,您能不能說一下援藏工作到現在西藏人民醫院有哪些提升,尤其針對地方上的疾病或者問題。第二個問題,我們援藏工作開展以來國家隊的隊員輪替的周期是什麽樣的一個周期,不管是提升技術也好,還是建立規範也好,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的,怎麽解決人員輪替和持續性工作之間的關系?謝謝。

  吳文銘:

  我們現在這個模式是這樣的,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我們叫“1+7”,1指的是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這是作爲西藏自治區的頂級醫院。7是指7個地市醫院。1和7的輪換不太一樣,但是大同小異,我們的專家是每年輪換一次,由北京協和和北大三家醫院派出的每年30位的專家,覆蓋的實際上是20多個科室,因爲有一些手術室、麻醉科算在一個科室裏面,這些專家一年輪換一次。還有就是管理者,北京協和醫院派出的牽頭管理者,時間就會長一些,一般是兩到三年,保證我們政策的持續性。這就是我們大概一個輪替。

  輪替,我們有一個專業名詞叫“壓茬交接”,就是舊的一批要走之前,他要等新的一批來,舊隊員和新隊員兩個隊員之間,比如心內科的張前教授,如果他今年結束援藏,他要等新隊員先來,他們至少在一起壓茬交接、無縫對接至少兩個星期,包括科室的管理、病種,因爲這裏的病種跟北京還是有些區別的,在這些角度進行一些交接,包括原來所帶的徒弟的工作交接,包括涵蓋了亞專業的覆蓋。

  我在選派之前,是在北京協和醫院工作,但是我現在擔任自治區人民醫院院長。在我到西藏工作這兩年來,我確實看到了整個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給醫院帶來的巨大變化,這些變化可以從軟硬的角度來說,也可以從投入和産出的角度去講。從軟硬的角度來說,我們先說看得見的,物質上的硬件,比如從醫療設備來說,西藏自治區給我們撥款,從2018年到現在大概有1.2億,用于大型設備購置,比如CT、核磁。現在患者到自治區人民醫院就診的越來越多,我們的設備明顯不夠用,在這種情況下,自治區投入大量資金,給我們更新設備、購置新設備。另外,像我們原來沒有的專業,比如像核醫學、放療這些專業原來西藏沒有的,在國家“十三五”給我們安排的能力提升項目資金裏面,國家給我們撥款了1.5億,用于購置直線加速器、醫學設備等。

  當然,自治區人民醫院自己也在投入,還有基建項目,自治區給我們撥款大概4000萬,用于改善援藏專家的住宿條件,正在興建的援藏專家公寓,現在施工隊已經進場了,明年就可以看到嶄新的援藏專家公寓。包括“十三五”重點項目,手術重症和腫瘤中心建設,國家也是拿出2個億用于基礎建設,這是硬件方面。軟件上的,我指的是醫院的服務能力的提升,我這裏有幾個很簡單的數字,比如從組團式援藏2015、2016、2017、2018年這四年,我們門診服務量從57萬、59萬、61萬一直到去年63萬,這個數字可能在內地的醫院並不覺得是一個很大的數字,拉薩市人口是60萬,就意味著一家醫院的門診爲拉薩市的每年每一個人服務過一次。另外,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現在也承擔了全自治區近10%的住院量,這就是我們服務能力的提升,包括我們連續四年平均住院日在下降,手術量在增加,包括我們出院的患者人次都在增加,這都是服務能力增加的一些綜合體現。還有醫院綜合的經濟運營指標也是越來越好,所以硬件投入在增加,援藏專家來了以後給我們帶來了技術上的飛躍、理念上的更新,看到的結果就是醫院對患者服務能力的不斷增加,這是軟硬的角度來說的,包括我剛才講的有投入也有産出。

  應該說,組團式援藏這四年來,從我們醫院的感覺來說,過去不能開展的手術,現在能夠開展了,過去看不好的病,現在能看好了,過去不能常規開展的手術,有的時候專家來了才能做,專家走了,手術做不了了,現在我們可以常規開展。過去需要人家帶,專家手把手的幫你,逐漸過渡到專家看你來做,現在很多手術,很多和內地一樣的技術,即使專家不在,我們本地的專家完全可以完成。我個舉例子,我們消化內科的ERCP,現在大家在內地都知道,很多醫院普遍開展,但是過去在西藏是不能常規開展的,有專家來才能做,專家走了,不會做。從我們組團援藏四年時間,最開始就是專家教著,後來專家看著,到現在專家出門診的同時,我們本地的專家照樣可以做,而且做的很好,可以白天做,也可以晚上做,晚上有急診,比如急性膽管結石、黃疸的患者,到了急診,我們本地的專家就可以做ERCP,這個跟內地是一樣的。所以,現在很多西藏老百姓就不再去內地看病了,因爲在人民醫院和地市醫院這些問題都可以解決,爲什麽還要跑那麽遠呢?這是幾十年來國家對西藏醫療的投入,特別是最近四年來醫療人才組團援藏給老百姓帶來的實實在在的變化,不用再跑到內地去看病了,絕大部分疾病在西藏都可以解決了。

  宋樹立:

  說到“變化”,我們張前主任也在這兒,能不能請您從心血管科主任的角度,向記者介紹一下,您看到的變化。

  張前:

  建立了以達娃次仁副主任醫師和潘彬彬醫師組成的電生理及心律失常介入治療診療團隊、次旦羅布副主任醫師及德吉主治醫師組成的心髒起搏治療團體。這是全區唯一一家能夠常規開展,就像剛才吳文銘院長所說的,不需要借助外援能獨立開展該業務的醫療團隊。2017年到2018年之間,在北大醫院的陳明、鄭博兩位專家的幫助下,重點培養了古桑拉姆副主任醫師、央金主治醫師及格桑嘎瓦主治醫師,兩位主治醫師組成的冠脈介入團隊。因此,他們整個心內科的冠脈介入團隊在手術難度以及開展力度方面都有突破性的進展,而使整個心髒內科在全區冠脈介入的領域內鞏固了它的領先地位。現在本科具備的團隊就是兩個術者、兩個助手,這是一個良好的人才梯隊建設,也使我們可以進行全區首個胸痛中心國家標准級的認定而奠定了基礎。2018年我援藏以來,重點的是扶植和完善了該科心髒重症監護團隊的建設,因爲整個人才梯隊培養非常重要,所以我們建立了一個固定的團隊模式,包括一個副主任醫師、一個主治醫師和三個住院醫師,這個團隊建設以外,還要給他們建立一些制度和規章制定,比如獨立查房、床旁交班,這是我們西藏重症監護病房所特有的一種模式。同時還進行全科範圍內的心血管危重症診療技術的培訓和推廣,在全科之內已經開始推廣床盤心電圖,還有心腦動脈監測等新技術。正是因爲以上這四年的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工作艱苦卓絕的努力,使整個心髒中心在2018年確認爲西藏首個心髒病中心,這是我們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工作開展以來給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心髒內科帶來的最大的變化。

  人民周刊記者:

  請教吳院長,剛才您提到了我們醫院在組團式援藏過程中很好的優勢、優點。請問,在制度層面,我們援藏的過程中有哪些值得推廣、肯定的內容,以及未來我們還有哪些制度層面需要調整和變化的方向和內容?謝謝。

  吳文銘:

  我想,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重點加強以下兩個方面工作:一是醫療,二是管理。所以您提的這個應該還是在針對管理層面的,就是我們這個管理也分爲兩個層面,就是院、科兩級。例如張前主任她們就從事科室管理,科裏每個學科建設是關鍵,學科也要建章立制,一個學科要建立中長期發展計劃如:三年計劃、五年計劃。

  從醫院角度來說,因爲我的前任韓丁院長也是協和醫院的副院長,我是2017年到西藏接續他的工作。我們四年以來,實際上針對的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還是破解了過去自身發展的一些困難,制度層面的難題。同時我們也把北京的一些先進的理念,包括北京協和醫院,包括北醫的管理理念帶進來。比如除了我和韓院長來自北京協和醫院,還有兩位副院長,像上一批的周洪柱副院長和現在的袁建峰副院長,他們分別來自北醫三院和北大醫院,他們帶來的是一些北大的管理理念。剛才您提的從制度層面,我只是簡單舉幾個例子,比如我們第一個建立了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的章程,按照現在管理規則來說,相當于醫院的“憲法”,醫院所有的大事,包括辦院的宗旨、理念、服務範圍和對象,都寫在這個章程裏了。按照國家要求,在2020年全國所有醫院要建立章程,實際上在2018年的時候,我們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已經走在了全國的前列。從此,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開始有一個非常明確的指導路徑。

  另外,我們突破舊的人事管理制度,進行人事制度的改革。從2017年開始,不再接收任何形式的調入。隨著國家事業單位的人事制度的改革,我們完全跟著國家腳步走,我們有區內和區外的招錄,還有高端人才的引進,這些都實現了自主。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原來只有一個很簡單的綜合績效的改革方案,指標只有8項,我們現在結合了協和和北醫的先進做法,根據不同的部門把整個的績效考核點數基本上擴展到了300多項,這就是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使管理更加的精細化了。還有很多層面,我這裏舉一個例子,西藏除了做好醫療服務以外,人員培養也很重要,大家來這兒工作、援藏,實際上還是爲了給西藏留下一支留得住、用得上、靠得住的醫務人員隊伍。這些醫務人員的培養,就不是說簡單的只是開幾個刀了,我們要從制度層面,比如把科研和教學兩個部門完全分開。從教學的角度,國家要求醫教協同,我們和西藏大學醫學院深度融合,爲他們培養本科生,我們接收地市和縣裏送來的進修生,包括我們培養的研究生,從教育上來說,爲這些人的培養提供了一個制度保障,我想這些都是從制度保障層面做這些工作的。

  中國日報社記者:

  請問雲亭書記,您剛才提到6月份即將開始的巡回診療,請問這次的巡回診療和以前開展的類似的巡回診療有什麽不同,專家是本地的醫生還是引進過去的醫療人才爲主,以及會覆蓋哪些地區?請您詳細介紹一下。謝謝。

  王雲亭:

  西藏因爲基層醫療人員不足,技術服務能力弱,針對這個情況,我們主要還是協調自治區內部的醫療機構來做這個事。怎麽做呢?從縣醫院抽一兩個醫生,鄉鎮衛生院抽一兩個醫生,加上村醫。因爲現在西藏自治區都實現了一村兩醫,這樣由五六個人組成一個巡回醫療組,政府就給配專門巡療車,車上配一些基礎的比如測血壓、驗血糖的便攜器械。西藏一個鄉鎮十幾個村,他們形成團隊以後,一個月爭取把他們包片的十幾個村看一遍,有病就給老百姓進行醫療服務,沒有醫療問題就做健康指導和公共衛生服務。這正好一個月就把他包片的鄉鎮全走一遍,下個月又來。還是這一組人,還是這十個村,這樣的話,我們把家庭醫生簽約服務真正做實了。不光是簽約,還要服務到位。同時有些疾病可能巡回醫療組還解決不了,那我們可以把從病人從村帶到縣裏去,因爲縣裏的醫生在,醫療水平也相對較好。縣裏治療以後,需要接回來,也是這一組把他接回來。這樣真正把老百姓的健康就通過醫療組來管住健康。我們准備今年先在將近100個鄉鎮來做,明年爭取全覆蓋,因爲西藏主要把基層的網底紮牢以後,老百姓健康守門人作用發揮出來,西藏的健康建設,包括我們預期壽命再進一步提升,就有了堅實的基礎,“三步走”的目標才能實現。

  今年我們准備6月份開始做,先在不到100個鄉鎮開展工作。醫療團隊都組好了,先在阿裏、那曲、日喀則和昌都,都是高海拔、邊遠地區開展。我們在做的過程中不斷的總結經驗,不斷地優化模式,真正把巡診醫療作爲解決西藏基礎群衆看病就醫難的一個突破口,讓我們積累一些經驗出來,這些經驗對內地尤其貧困地區的省份也是比較實用的,因爲基層都缺人,不光是西藏的基層缺人,我們內地的基層也缺人。大家都在積極破解這種現象,像60年代赤腳醫生一樣,赤腳醫生原來都是通過騎馬和簡易的交通工具,就在老百姓家門口轉,走街串巷,把家庭人口的身體情況和人口狀況都清清楚楚地掌握,這樣才能真正解決老百姓健康的問題。健康主要是把上遊管住。醫療機構治的是下遊,現在從以疾病治療爲中心,主要轉變爲健康管理,只要把健康管好了,讓他們少得病和少得大病,這樣他們的幸福指數就會不斷的提升。西藏在這些方面,我們想通過這些方式開展工作,因爲西藏雖然地域很大,但是人口不多,330萬人左右,除了城鎮五六十萬,真正農牧區的老百姓就二百多萬人,如果把這些人管好了,西藏衛生健康工作就有了很強的基礎,希望媒體朋友們多關注這些事。

  中新社記者:

  請問王書記,因爲藏醫藥是中藥的非物質文化遺産,除了守住文化和傳承之外,西藏自治區在藏醫藥創新方面有什麽舉措?另外,西藏的藏醫藥人才的培養和教育的現狀如何?謝謝!

  王雲亭:

  第一,在財政投入上,藏醫藥的發展主要靠創新,因爲只有創新才能帶來活力和進步。西藏藏醫藥始終抓住創新的腳步。西藏本身的財政力量比較弱,但是我們每年還拿出800到1000萬,用于藏醫藥的創新研究,目前我們已經有200多項科研課題結題了。

  第二,我們在平台建設上,圍繞藏醫藥的傳承創新方面,我們有一個國家級的民族醫藥研發基地,有一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的重點實驗室,還有五個國家中醫藥管理重點學科。同時我們有三家“三級甲等”藏醫醫院,有兩個“三級乙等”藏醫醫院,還有四個“二級甲等”藏醫醫院,在整個平台上爲我們藏醫藥的創新提供了支撐和保障。

  第三,在理論創新上,因爲西藏藏醫藥理論主要是《四部醫典》,在《四部醫典》的挖掘和整理上,我們歸納出上百種比較好的方法,好的技術方案,在理論上也不斷地深入研究。在臨床上,我們利用現在的一些技術,比如現在西藏把藏醫藥藥材做成濃縮劑,像精油一樣,這樣可以很方便。很多的丸劑,包括劑性的更新上,我們原來是水丸劑比較多,利用現在的技術通過擦劑,做成塗抹和散裝的等,在劑性上更符合藏醫藥在體內的吸收,也便于攜帶。

  藏醫藥的外治比較有特色的,比如高血壓通過放血和對其他穴位的刺激等等,這是傳統醫學特色的東西,所以在器械的更新方面,我們也用現代的一些工藝,進一步使創傷更小,更精確、更精准。這樣的話,通過臨床方面不斷地研究,真正使藏醫藥在治病方面得到更大的應用。同時針對藏醫藥對亞健康,就是在養生保健方面的優勢,我們開發了一套系統,通過藏藥角度判斷你的體質。我們講究天人合一,這更讓藏醫藥在養生保健、治未病方面産生更大的優勢,這是藏醫藥在創新和傳承方面做的一系列工作。

  第四,在藏醫藥人才的培養上,西藏也是得天獨厚的,因爲西藏從1989年建立了西藏藏醫學院,專門招收西藏藏醫藥人才進行培養。去年藏醫學院又被改成西藏藏醫藥大學,從學院到大學,既是我們整個學校能力的提升,也是黨中央關心關懷的結果。到目前爲止,西藏的藏醫藥人才培養主要還是以院校培養爲主,就是我說的藏醫學院現在叫藏醫藥大學。同時結合師承,民族醫藥師帶徒的模式很重要。再加上基礎教育,通過以院校教育培養爲主,師承和繼續教育爲主相結合,這樣使藏醫藥人才除了在學校學理論知識以外,在臨床、在將來師父帶徒弟等方式上,不斷提高臨床水平,不斷提高臨床看病的經驗。現在通過院校培養,藏醫藥人才已經達到6000多人,師承培養也有一千多。通過這些培養,整個西藏藏醫藥人才隊伍還是很充足的,有技術骨幹,有名師名徒,再加上基層的特色人才,這樣整個西藏藏醫藥的人才隊伍,我們的儲備量夠了。

  下一步,圍繞怎麽打造名醫和名藏醫來進一步提升人才隊伍的質量,現在西藏國醫大師有兩個,我們建立了國醫大師傳承工作室,還有國家級的名老中醫、名醫將近40多位,我們也建立了一些傳承工作室,他們在臨床上都有一技之長,通過一技之長解決一些疑難疾病,充分發揮藏醫藥的優勢。

  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記者:

  請問張主任,從援藏專家的角度,您認爲醫療人才組團是援藏工作接下來有哪些方面可以進行新的嘗試,或者在工作上有哪些創新?

  張前:

  經過前三年的組團式援藏醫療工作者的不懈努力,可以說在自治區人民醫院的幫扶科室,基本上已經完成了團隊建設,框架已經搭建好了,如何添磚加瓦,才是我們後來需要考慮的問題。在高原地區存在一個特殊現象,就是人才短缺,還經常有一些人員出去進修學習和下鄉任務,這是很多西藏單位面臨的現狀,抽調一個醫生或者護士進行爲期一年的進修,往往需要整個科室所有工作人員超負荷的工作才能調劑過來。對此,我們在科內進行一個嘗試,抽調相關人員進行一到三個月的短期培訓,結合遠程的培訓方式,通過兩地同時的操作、演示和糾錯過程,以及短期進修培訓的有機結合,加速整個人才梯隊的建設。

  當然現在正在推廣中,效果看著還是比較明顯的,如果整個短期培訓結合、遠程培訓的方式,能夠推廣開來,可以輻射到周邊的一些醫院。謝謝。

  宋樹立:

  今天發布會記者的問題比較充分,嘉賓也做了充分的解答。謝謝嘉賓,也謝謝各位記者,今天的發布會到此結束。